「老母親有三個孩子,年老後卻在出租屋過世」養兒防老,到底多假

「老母親有三個孩子,年老後卻在出租屋過世」養兒防老,到底多假

作者:媽小咪

插圖:來自網路,如有侵權,聯繫刪圖

01

昨天在網上看了一段話:

「這個世界上,有一種愛,亘古綿長,無私無求;不因季節更替。不因名利浮沉,這就是父母的愛啊!不管走多遠,飛多高,父母永遠在後方守望著子女,哪怕看到的只是一個背影。父母愛孩子是天性,是一種本能的順應;孩子愛父母是人性,是一種需要領悟的超脫!」

這樣的句子,若換做年輕時的我,大概會一笑了之,只覺得說話人文筆優美。

興許是年歲漸長,當媽多年,與孩子鬥智斗勇,依然不離不棄,也越來越體會到人間的真情冷暖,每每看到這樣的句子,總會忍不住的淚目。

早些年,很多人習慣性的把「養兒防老」作為生育子女的理由之一。隨著社會的發展 ,每個人對「自我」和「獨立」有了更多元化的理解,「養兒防老」又受到了許多人的抨擊,指責這樣的父母,對養育子女這件偉大的事,太過功利。

小咪以為,無論是抱著「養兒防老」的目的,還是重新認識「養兒防老」的意義,有一樣是不變的,那就是父母對子女的付出。

無論孩子長大成人是否會反哺自己的父母,父母在生下孩子後,都會先拼盡全力去養育自己的子女,哪怕讓他丟下尊嚴、放棄生命,只要孩子一切都好,父母就萬事大吉。

那麼,「養老」只不過是生而為人的一點美好的希望:「今天我給你生命,也希望日後你能讓我的生命多一點陽光。如果不行,我今生也對你不離不棄。」

如此而已。

劉阿婆是娘家的老鄰居,今年84歲,半個月前去世了。

令人唏噓,老太太去世時,人還住在出租屋裡。

老太太有3個兒子,1個女兒,大兒子早年在廣州當兵,退伍後就沒有回老家,直接在廣州工作,後來創業,在廣州有房有車,據說年收入也有100多萬,不多也不少。

三兒子沾了妻子娘家的光,在我們這邊鄰市開了一家大型水果超市,每年的收入也很可觀。

三個兒子中,最差的要數老二,住在我們家樓下,房子還是劉阿婆當年掙下的家業,而老二兩口資質平平,老老實實的工薪階層,每個月精打細算過日子。

女兒也在本地,女婿家條件不好不壞,總歸是平常人家,循規蹈矩的過,衣食總是沒有太多問題。

老太太年邁後,去大兒子那裡不習慣,去三兒子那裡不方便,所以跟著二兒子,住著自己的房子最自在。

按理說,有這樣三個子女,老太太的日子過得應該相當不錯。

為什麼會在出租屋去世,無人照顧呢?

02

在老太太沒過70大壽之前,兒女子孫們雖然忙得大半年一個電話都沒有,過年回家也是匆匆忙忙,但至少表面上看,大家庭和和氣氣,家家戶戶順順利利。

那麼,時間倒回到老太太過80大壽那天。

老太太為人剛強得體,在他們老家有一定威望,三十幾歲時,丈夫就意外去世,是她一個人靠一雙手把四個孩子養大,而老二住的那套房子,就是當年丈夫去世得到的賠償加上她省下的錢,和一點機遇買的便宜房子,幾個孩子才得以從農村到城裡發展。

所以,老太太80歲生日那天,子女們把老太太帶回老家,辦了一場特別轟動的壽宴,幾乎請了全村人到場,差不多有兩天,老太太都在接受來自村裡、親人、朋友的恭賀,老人笑得很開心。

不料,興許是人老了,精力跟不上,壽宴還沒有完,老太太突然中風了,送到醫院救治後,命是保住了,可是下半身不能動,大小便失禁,也就是說,之後的日子,她生活不能自理,需要人有時常在身邊照顧。

那麼,問題來了。

在歲月靜好時,老太太生活可以自理,甚至還能幫忙做點家務,除了人老了,習慣不同,啰嗦一點,也算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。

可是,久病床前無孝子。兒女們都知道,老太太接下來的日子,落在誰家裡,都是個大問題。

老大說:「我在廣州,平常工作也很忙,老娘過去也不適應。」

老三說:「自己家的生意,也是沾了岳父母家的光,自己做不了主。」

女兒說:「照顧老娘倒是沒問題,可是嫁出去的女兒沷出去的水,跟丈夫和婆家都說不過去。」

誰都有無法反駁的理由,唯獨老二,住著老娘的房子,看上去享受了家庭遺留的最大利益,最後,老二不得已答應照顧老母親,其它三兄妹每個每月支持1000元作為母親的養老基金,貼補老二的家庭生活。

不管是看在錢的份,還是情的份上,最後,老太太繼續在老二家住著。

很顯然,照顧老太太的活,主力軍就是老二媳婦。老二媳婦也不是什麼「惡媳婦」,只不過,父母照顧孩子,哪怕拉屎拉尿都無所謂,但是讓晚輩幫長輩清理身體,親生的血緣關係大概也會有一些嫌惡,更何況只是普通的兒媳。

最開始,看在錢的份上,老二媳婦也算是照顧了,每天吃、洗,只不過,不到一個月,老二媳婦受不了,每次掀開老太太的被子,就忍不住的吐。那是真吐,不是演的。

差不多在一個半月時,老二媳婦已經不能靠近老太太的房間,但凡靠近就吐,半個月下來,整個人瘦了一大圈。

無奈之下,幾個兒女又坐在一起,商量如何處老娘的「處置」問題。

老太太就像燙手的山芋,被兒女們推來推去,最後達成一致協議,在老二家附近給老太太租個房子,老大、老三每月各出2000元,請了一個住家保姆,女兒出1000元作為房租,老人的日常吃穿就由老二家裡出。

子女們見出錢把事解決了,也的確找不到其它更好的辦法,利索的租房、搬家、找保姆。

幾個子女落得輕鬆,卻誰也沒注意老太太布滿皺紋的臉上表情變化。

03

劉阿婆搬到出租房去後,除了女兒每個半個月來看一次老母親,幫老母親洗澡清理,兒子兒媳就像忘記了這個母親。

而請的住家保姆,雖然是老實人,不像新聞上說的,打罵欺負老人,但畢竟不是親人,充其量也就是保個命而已。

女兒好幾次跟兄弟們商量,是不是能把老娘安排在哪一家,哪怕請個看護也可以,不能把老娘一個人丟在外面,真是太可憐了。

可幾個兒子只會叫苦,根本不願接茬。

就這樣,劉阿婆一直讓保姆照顧著,幾家的錢也準時到帳。

說到這裡,有必要穿插一點,劉阿婆是怎麼對待孩子的。

聽小區院子里的阿姨們講,劉阿婆這幾個孩子,實實在在的是從牙縫裡摳出來糧食養大的。

那些年,家裡糧食不夠吃,劉阿婆把所有糧食都給孩子,自己硬扛著喝了半個月的白水,走路就差點爬了。

冬天的時候,家裡冷被子不夠,就把四個孩子放在一個床上,她挨個把孩子的腳放在懷裡焐熱。

有一回老大生病了,沒錢治病,她就去賣血。

用他們老一輩的話說,幾個孩子之所以能長大,真的是喝著她的血、啃著她的骨頭才長大的。

老太太雖然沒有大本事,也沒有給孩子們創造什麼優越的條件,但是也是拼了命的養幾個孩子。

就這樣,劉阿婆和保姆一起,熬日子一樣,熬了將近4年,誰也不知道劉阿婆在這四年里想了些什麼。

劉阿婆的去世,是保姆出去買菜,老太太想喝水,自己硬扛著夠放在桌子上的水,結果一不小心,磕到了頭掉到地上,就那樣去了。

老太太走後,院里的老人都感嘆,「養兒防老」真騙了人一輩子。

04

在今年冬天的某一天,送兒子上的路上,我們兩聊著天,不記得是聊什麼,只記得兒子跟我說:「媽媽,等我將來賺了錢,就每個月寄1萬塊給你用」。

彼時,聽了兒子的話,我的感覺有些奇怪。

他用了「寄」,也就是說,他未來會離我很遠,唯有用錢表示孝心。

或許,在許多人看來,這只是一個孩子的「戲言」,不得當真。

實際上,我也沒當真。而且以我現在的年紀,離靠兒子防老的年紀,還有一段距離,也從未奢望過兒子會怎麼對待我。

只是他突然聊到這個話題,多少有些複雜的感覺。

這或許就是為人父母。

不排除部分父母在生孩子時,是沖著「養兒防老」去的,但更多的只是先養著,如果能防老就更令人欣慰和圓滿了。

所以說,這世上,水總是往下流的。

劉阿婆的幾個子女,他們不願意收留老母親的理由,也的確存在,活在這個世上,誰都不容易。

我也相信,劉阿婆在離世之後,也不會真心責怪自己的孩子。

只不過,令她心寒的是,自己付出了一輩子,最後卻只能死在出租屋裡,而不是自己家裡。